从青

击掌存活

坑底度过两个生日了…
还是很喜欢你们
一起加油吧

杜塞登顶那天,对你来说是多么好的日子啊
你大可抱着奖杯狠狠打回那些揣测与中伤,大可畅谈对未来的美好展望。
可你无端的提起了一个被人们选择性遗忘了的名字。
你亲热的唤他,细细数着那些黑暗岁月里悬而未决的利刃,轻描淡写的说着那些无数痛苦挣扎换来的曙光和温柔的黎明。
然后你噎着“可能”顿了一下,奋战后的汗还未擦。
最后你说“我终于可以和他并肩了”
像是多年前,一切还未开始的公寓里的夏天。那天你们第一次撬起铁罐啤酒的拉环,咔咔清脆的声音混着又涩又冲的酒水流入喉咙。没过多久你觉得头脑发胀,而后迷迷糊糊又带着笑歪倒在他身上。
托下午那场雨的缘故,抬头就可以看见星星。
他的眼睛很亮,星星像他的眼睛一样亮。
他一定看着明显喝上头的你没办法。只好两个人乘着夜风靠在一起赖在台阶上。
一如你俩的名字亲密的并肩在奖杯上。

断网的我错过大烟花
啥都别说了😊

爱你的伤痕和天真
生日快乐啊张先生

新年快乐呀!!
抱抱我的心上太和小仙女们!!
新年快乐万事胜意!!🎆

真实的好笑了
继续打卡卡卡卡卡

岂曰无衣?与子同袍。王于兴师,修我戈矛。与子同仇。
岂曰无衣?与子同泽。王于兴师,修我矛戟。与子偕作。
岂曰无衣?与子同裳。王于兴师,修我甲兵。与子偕行。
——《诗经·秦风·无衣》

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